网络博彩公司-最大 、最信用的足球线上网络博彩公司投注平台!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档案

新春送祝福,最想送他们“敬业福”

时间:2019-02-02 13:34:10  来源:  作者:

 

                新年俗·集五福

  这两年在过年前夕

  朋友们都忙着在支付宝上集“五福”

  众人难求的“敬业福”你扫到了吗?

  小编还在努力的

  扫!扫!扫!

不知大家都集了多少~

  上周,本刊记者来到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走进机场一线工作人员的工作与生活。

  面对他们值守岗位的身影和朴实的表达,

  小编很想把美好的祝福送给他们,

  并且,最想送的是“敬业福”

  “地面风现在多少?”

  “现在30度5米。”

  “能见度多少?”

  “能见度5公里。”

  ……

  如果没有身临现场,只听到这一段快速而有序的对话,你可能会以为这是在一个普通的机场塔台。其实,这里是还没有投入使用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在临时搭建的移动塔台管制室中,现场的专职管制员正在执行当天的飞行校验任务。

移动塔台管制室内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航班的飞行不是随意的,天上也有“路”,而一条条天路就是通过地面导航设备发出的信号串联而成。飞行校验工作就是通过空中飞行将设备调校到最准确,从而确定出飞机飞行的“天路”

 移动塔台管制室。校飞期间,这个小小的管制室及里面的工作人员担当着重要的角色。

临时搭建的塔台远处,是正在建设的高标准新塔台。

  2019年1月22日至3月15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开始持续近2个月的飞行校验工作。此次使用的飞行校验系统拥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中国也凭借此系统一举成为世界上第六个能够独立研制飞行校验系统的国家。

校飞飞机从西二(17R)跑道起飞,背景为在建世界上最大的机库——北京新机场南航基地1号机库。

校验飞行还需要对跑道的灯光经行验证。

 校验飞行的重头戏就是对跑道盲降系统进行测试。画面左下角红色房子是航向台,提供水平引导信号,使飞机左右对准跑道;右侧为下滑台,提供垂直引导信号,使飞机按照标准角度下降。

执行校飞任务的飞机正在跑道上滑行,收集的校验数据通过机上的国产校验平台进行分析,得出飞行校验结果。

一架校飞飞机即将降落,两位专职管制员正在瞭望塔上通过望远镜查看周围的情况,并通过无线电与管制室进行情况沟通。

  除校飞工作外,大兴国际机场空管运行筹备及过渡工作涉及范围广、协同要求高,各项任务也是复杂艰巨。为此,华北空管局成立了领导小组及管制情报、通导、气象等十个专业工作组,明确了工作职责,提出了实现无缝过渡、创新过渡、协同过渡、平稳过渡的工作目标,规划了运行筹备及过渡工作总体时间安排。由于机场远离市区,很多工作人员几乎连续几周都不能回到城里的家中。每天起早贪黑,从租住地到机场两点一线的工作,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主题。为保证过渡工作的稳步推进,有的工作人员甚至在除夕夜也不能回家,仍要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华北空管局空管工程建设指挥部工作人员,校飞期间的建设工程几乎都是由他们来负责。他们从2018年9月份开始就驻扎在了大型国际机场,最早一批土建负责人早在2017年就已经到达现场。可以说,他们是这座机场的“第一代”员工。

民航华北空管局设备维修中心主任李志远。

民航华北空管局设备维修中心主任李志远(左)与空管系统专家库导航专家郭宝军正在与空中的校飞机组陆空对话,第一时间调整校飞科目和设备参数。

 塔台管制室主管李小宁。工作已经20年的他被同事称作“最沉稳的管制员”。今年过年期间如果有校飞任务,他就没法回西安老家过年。对此,他笑着说:“管制员的工作性质不允许我们像一般人一样休息,过年过节时经常没法陪着家人,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塔台管制室管制员白岩。工作12年,为配合大兴国际机场的相关工作,他被从西安机场的塔台调到大兴国际机场。老家在河北固安的他笑着说,到大兴国际机场工作,自己相当于回了“半个家”。由于逢年过节经常不能陪着妻子和孩子,这让他对家人感到十分愧疚。白岩说:“我的新年愿望就是能和家里人团团圆圆过个年。”

华北空管局空管工程建设指挥部导航专业负责人张沁,一个29岁的北京90后女孩儿。她和六个同事:邢东明、郑旭、张轼函、王澎、李锦廷、李飞,一起肩负着大兴国际机场校飞期间的校验设备——导航系统共15个台站的建设工作,比她小的同事亲切地称她为“沁姐”。张沁的丈夫是一名校验员,担任大兴国际机场校飞期间的校飞任务。张沁笑称,两人由于工作忙碌平时见面时间十分有限,现在都在大兴,见面的机会反倒多了。

 校飞气象保障工程师贾军强。他主要负责为管制员提供校飞时必要的相关天气数据。由于要提前掌握天气情况,决定是否要进行校飞,贾军强经常要第一个到达管制室。从早到晚,他的休息时间只有午餐的半小时。

在塔台管制室执行校飞任务的校飞气象保障工程师贾军强(左一)与专职管制员们。专职管制员从气象保障工程师那里获得气象信息,通过无线电指挥校飞飞机在大兴国际机场的落地、起飞、通场以及跑道拉升等工作。通过和机场人员的协调,得知跑道的使用状况。如果把航空公司的飞机比喻成公交车,机场比喻成车站,那么管制员们就相当于交警,其角色十分重要。

 塔台管制室管制员李可洋。工作6年的他之前一直在首都机场塔台工作,所以对于管制程序和协调十分熟悉,在进行现场指挥时,他也成为“拿话筒”比较多的管制员。对此,李可洋谦虚地说:“论经验还是前辈们更丰富,我只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得比较熟练。”

 校飞期间在塔台管制室执行校飞任务的三位专职管制员及一位校飞气象保障工程师(左一)。早上八点多到下午五点飞机执行校飞任务期间,除了午休时间,他们几乎要一直呆在身后塔台管制室那个小小的格子间里。

 结束当天的校飞任务,专职管制员走出移动塔台管制室。从1月22日校飞开始到3月中旬校飞结束,他们几乎每天都要驻扎在机场。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站楼。

  在此,

  我们向春节期间

  依然值守岗位的劳动者们

  致敬!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